由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頒布的《關于移動游戲出版服務管理的通知》,從正式開始實施的7月1日到現在,半個多月已經過去了。如果從頒布的時間算起,已經過去近兩個月,關于這則手游審核新規的討論還沒有結束。和《Pokemon Go》一起組成了近期中國游戲圈熱議榜排名最火的兩個話題。

  審核新規之所以能引起如此軒然大波,是因為一直都審核寬松的手游領域,由于廣電總局對于版號的嚴格化,規定“手游未經批準的移動游戲,不得上網出版運營”,從而徹底告別之前的后置寬松審批階段。

  正是因為這是一項具有標志性意義的規定,行業的看法和做法都還處于震蕩激辯的狀態。有眾籌起訴和寫公開信投訴的從業者,也有喜聞樂見的從業者,有彷徨無措的人,也有淡定相對的人,還催生了魚龍混雜的“代辦”公司,大廠也已經以權威角色入場。

  新規實施半個月,在幾乎所有的相關角色都已經登臺唱了自己的“戲”后,和剛剛頒布的時候相比,這種討論已經慢慢從感性轉為理性,一些更實際的討論開始成為主流。不過無論怎么討論,由于審批新規,又有一批手游公司會加速步入墳墓,是可以預見的未來。

  早有跡象的審批

  雖然有很多人都覺得審核新規來得有點突然,但新規其實是一個細化和嚴格的條款,之前早有跡象。

  2009年9月,中央機構編制委員會辦公室就有規定,明確指出國家新聞出版總署負責游戲的上線前審批,文化部負責游戲上線后的管理。10月份廣電總局發布通知,通知中明確手機游戲包含在網絡游戲內,也在前置審批職責范圍內。之后2010年文化部頒布了《網絡游戲管理暫行辦法》。2013年3月,國家新聞出版總署和廣電總局合并,組建了國家新聞出版總署總局。

  文化部雖然較早地出了管理辦法細則,但是事后審核的模式,只需要網絡游戲公司在上線后的一個月內備案。對于手游公司而言影響甚微。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對于手游的管理,也并非是一步到位,3月份《網絡出版服務管理規定》中有規定,“未經批準,擅自從事網絡出版服務,或者擅自上網出版網絡游戲”。

  2016年5月底,新聞出版廣電總局才下發《關于移動游戲出版服務管理的通知》,也就是大眾口中的審核新規,才把對于手游的前置審批正式細化。

  游戲發行資深人士告訴新浪科技,在國家新聞出版總署和廣電總局合并的時候,比較敏感的人都能料到前置審核肯定是要落地的。之前文化部出了管理辦法,在端游時期,基本上兩個部委的政策是相伴而生。其實這個規定比業內人士預計來得是晚了一點的,有過端游經歷的人基本上都比較淡定,早早做了準備。

  雖然在新規發布前后,各大安卓市場都紛紛宣布手游必須要有版號才能申請測試上線等服務。但是6月30日,蘋果向國內移動游戲開發者發送的一條通知,可謂是給了國內游戲開發者最后和最重的一擊?!耙貧蝸沸枰ü攣懦靄婀愕繾芫值納笈趴煞⒉?。請在“App 審核信息”部分的“備注”字段輸入游戲類 App 的批準號碼和批準日期”。

  反對的眾籌和公開信

  在手游新規之后,有游戲從業者進行了抗議。

  上海獨立游戲開發陳宇,發起眾籌,表示成功之后將會對廣電總局發起起訴,目前眾籌已經成功,共計籌資5萬元。他在文中表示,“新規門檻太高,文網文、SP、版號沒有一個是小開發者能玩得起的,建議建立文化分級制度”。

  昨日陳宇在微博再度發起“眾籌”,眾籌簽名,表示要聯名提請國務院法制辦對廣電總局的《通知》進行合法性審查。

  廣州天海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的創始人喻平也發表了一封“公開信”,表示在新的規則下,游戲出版的申請時間過長,“預估至少4-5個月”,阻礙了游戲行業的創業與創新。他所在的公司按照規定去申請版號,其中兩個游戲的版號申請已經過去了9個月,結果了無音信。

  對于陳宇和喻平,業內的看法也非常不一致。贊同者認為,兩人能夠勇敢地站出來反抗不合理的新規,代表行業把聲音傳達出去,值得佩服。也有另一種聲音認為,這兩人,一個涉嫌碰瓷抄襲《皇室戰爭》,一個常產出“換皮”游戲,談扼殺創新實在是立不住腳,這次只是在炒作而已。

  廣電總局在13號對此事也做出了回應,稱已受理涉及廣州天海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的網絡游戲出版審批事項共5件,其中3件已經辦結,還有2件正在辦理過程中。完結審批在22-67個工作日不等,名為《諸天萬界》的網絡游戲與今年4月已經總局批準出版的網絡游戲《仙魔屠龍》內容高度相似,且兩款游戲著作權人相同。為維護消費者權益,遏制游戲行業內“一女二嫁”、“扒皮”抄襲等劣習,總局對此類情況一貫要求申請方必須做出合理說明或者進行徹底修改后才予批準。

  惶恐、淡定和狂歡

  雖然很多游戲開發者對于審核新規的態度是“雨天霹靂”,但是大局已定,更加主流的聲音都是在討論如何應對新規、拿到審批。

  對于中小、獨立開發者和小發行而言,不少人對于如何拿到版號并不怎么清楚,甚至很多信息是來自于媒體和公開市場的解讀。一旦材料準備不全,包括對于審核新規中內容規范的不清晰,申請版號很可能是漫長而又折磨人的過程。甚至對于很多公司而言,根本是不具備申請的資格的。

  于是各種代辦公司開始像雨后春筍一樣冒出,開始了狂歡。微信群、QQ群、百度推廣和淘寶都出現了不少代辦版號、代審批的公司,按時間與游戲類型,價格從1萬到5萬不等;包括文網文、ICP、文化部備案都能代辦。


  雖然廣電總局表示,從未授權或指定任何組織或個人開展所謂“代辦版號”的中介服務。對于那些打著“代辦版號”等旗號借機斂財甚至詐騙的“中介”組織或個人,總局持明確反對態度。但是有需求就有市場,曾經有媒體統計,代辦恐怕將成為一個億元級別的灰色市場。

  對于大廠和有過端游開發經驗的人,似乎并沒有受到太大影響。前置審批和版號的規定之前一直都有,只是不是強制執行。不少大廠和有經驗的開發者幾乎各種證件都已經辦理齊全,甚至主動送審。包括騰訊和360在內的大廠甚至推出了版號辦理一條龍服務。

  不少游戲開發者都對新浪科技表示,提高行業門檻,對于當前的手游行業其實是好事情。一些想快速抄襲蹭IP,用山寨低劣產品搶檔期的游戲開發者就應該被淘汰。不過這次新規審核的流程的確過長不太合理,如何優化流程,減少誤傷是下一階段的重點所在。

  游戲工委日前發布的《2015年中國游戲產業報告》顯示,2015年廣電總局批準出版的移動游戲,全年僅有370多款。而2015年國內手游產量已經達到萬款左右。這是游戲開發者另外擔心的一個問題,在強制實施之后,審核團隊是否能跟上迅速膨脹的審核數量。

 

 
 
進入編輯狀態